绿茶集团“三板斧”恐后继无力 格蓝若信息公开披露瑕疵与供应商合作疑云|IPO观察哨
来源:xk星空体育下载    发布时间:2024-07-01 14:36:23 1

  

绿茶集团“三板斧”恐后继无力 格蓝若信息披露瑕疵与供应商合作疑云|IPO观察哨

  6月23日,从深交所获悉,杭州宇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谷科技”)创业板IPO终止。招股书显示,宇谷科技是一家电动两轮车充换电设备和服务提供商,这次发行前,宇谷科技控制股权的人为刘爱明,其直接持有公司1188.0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9.60%;刘爱明和肖劼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两人系丈夫妻子的关系,直接和间接持股合计控制公司56.32%的表决权。

  深交所网站于6月23日发布关于终止对厦门美科安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科科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美科科技原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股票的数量不超过2000.00万股,不低于这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00%。公司原拟募集资金39150.59万元,用于精密结构件人机一体化智能系统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6月23日,深交所网站发布关于终止对宁波开诚生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诚生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公司主要营业业务为餐厨垃圾处理成套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餐厨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开诚生态的保荐人为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为黄晓伟、冷筱菡。

  有“港版淡马锡”之称的香港投资管理公司(港司)宣布第二家战略合作伙伴,与百度创始人创办人李彦宏、百度风投资总裁刘维共同创立的百图生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港司CEO陈家齐表示,港司将领投百图生科的新一轮融资,投资金额未有披露。陈家齐称,双方战略合作有4项重点,包括百图生科将第一先考虑将香港作为IPO上市地点。

  来自陕西西安的国有综合城市服务及物业管理公司经发物业,于6月24日起至6月27日招股,预计2024年7月3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光银国际独家保荐。本次IPO,经发物业引入3名基石投资者,合共认购约5380万港元的发售股份,其中天博诊断认购人民币3000万港元、西安盯准认购人民币1000万港元、瑞凯集团Reynold Lemkins认购990万港元。

  2008年在西湖边落地第一家的绿茶餐厅,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了“三板斧”:融汇各系的菜式、亲民的价格、独特的家装设计风格。2021年3月,绿茶集团首次向香港交易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在2022年3月、4月先后通过聆讯和更新招股说明书之后便陷入沉寂。2024年6月19日,绿茶集团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挂牌于主板,延迟两年的上市进程或许为了充分的发挥其“三板斧”的估值水平。

  根据招股说明书,受新冠疫情和彼时的政策影响,2022年绿茶集团营业收入同比仅增长3.57%至23.75亿元。翻台率自2021年的3.23下降13%至2.81,经调整后净利润同比大幅度地下跌81.88%至0.25亿元。2022年底防控政策优化之后实体经济开始恢复常态化经营。2023年,绿茶集团消费场景恢复及新店的增量带动绿茶集团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度增长51.15%至35.89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同比激增1112%至3.03亿元。

  强劲的现金流入及乐观的预期,一方面让管理层在年中“预判式”地分了3.5亿元,另一方面也让家底逐渐丰厚起来,年末净现金增长至3.06亿元。不过也正是一年前的高额分红令市场对其不缺钱但要上市募资的行为产生了质疑。

  据招股说明书,绿茶计划在2024年至2027年分别开设112家、150家、200家和213家新餐厅,将重点放到三线及以下的“下沉市场”。尽管实体经济从常态中恢复,但其经营状况仍未及“起点”:创始人王勤松曾称“绿茶餐厅的翻台率一天4次是下限,7次是上限。”但2021年至2023年其翻台率分别为3.23次、2.81次和3.3次。未来快速扩张后,门店覆盖面积提升导致的分流必然还会对翻台率带来影响。没有高翻台率的支持,门店利润水准将大打折扣,在此基础上实行奔跑式的扩张恐后继乏力。(来源:每日财报)

  在历经383天的漫长等待后,格蓝若科创板IPO梦碎。2024年6月21日,上交所的一纸监管警示揭示了其IPO受挫的真相——信息披露存在重大缺陷。

  格蓝若的业绩波动曾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从2020年的3893.67万元收入起步,到2022年跃升至4.17亿,复合增长率高达227.40%。然而,扣非净利润从2020年的1260.77万元到2021年的亏损198.25万元,再到2022年的1.87亿元,这种过山车式的利润变化令人费解。2023年上半年,格蓝若的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双双下滑,业绩成长性遭受质疑。

  真正导致格蓝若IPO失败的导火索,是其对第一大供应商——湖北立源的采购问题。上交所在监管警示中指出,格蓝若未能充分阐述与湖北立源交易的合理性、公允性和必要性,且采购价格异常偏高。2021年至2023年上半年,格蓝若向湖北立源采购的安装服务与技术服务金额总计超过4000万元,价格远超行业中等水准。格蓝若辩称,这是由于湖北立源承担了更多服务项目,但上交所的调查却发现,湖北立源的差旅费用占比过高,与其正式员工数量不匹配,且与行业惯例相悖。

  此外,格蓝若向湖北立源支付的技术服务费大多数都用在安全教育、协调开票等事务性工作,这些费用在其同行中并无先例。这不仅违反了信息公开披露规则,也暴露出公司在治理结构上的漏洞。(来源:财评社)